雍正是被两个女人谋害的么? 揭雍正暴毙之谜

作者: 来源: 2019-12-03 09:11:01 6 0

  小编为您整理:雍正是被两个女人谋害的么? 揭雍正暴毙之谜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1735年10月8日)子时,统治中国十三年的雍正在圆明园寝宫龙驭归天,终年五十八岁来源。这位“补天”时就被疑为“夺嫡”的天子,又因无疾暴死给红楼一梦留下一连串的难解之谜——雍正帝因何暴死宫中?什么人可在壁垒森严的大内寝宫刺杀皇上?历史传说有多少可信度呢?

  确认雍正帝无疾暴死有两个事实可为佐证:

  一是雍正临死前三天情况:八月二十日,雍正命蒙古牧养军营牲畜,每年一百匹内倒毙六匹以下者免其赔补;引见宁古塔将军杜赍咨送补授的协领、佐领官员。二十一日,雍正“不预”之事已是朝中口耳相传的新闻,但据说他仍照常办事。二十二日,雍正卧床不起,病情加剧,到晚间他预感大事不好,传宝亲王弘历、和亲王弘昼、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张廷玉、鄂尔泰、领侍卫内大臣丰盛额、讷亲、内大臣海望到圆明园寝宫,等待太医对雍正起死回生。二十三日子时雍正龙驭上宾。

  据分析,记录下来的两件“重要”政事,其实并非要事,若雍正病得很重,他是不会出面接见协领、佐领一类微官的。这第二日便“不预”,第三日夜就撒手人寰,应该不是病死。

  二是雍正死时惨状记载:大学士张廷玉自撰年谱披露:八月二十日,圣躬偶尔违和,犹听政如常,廷玉每日进见,未尝有间。二十二日漏将二鼓,方就寝,忽闻宣诏甚急,疾起整衣趋至圆明园,内侍三四辈待于园之西南门,引至寝宫,始知上疾大渐,惊骇欲绝。庄亲王、果亲王、大学士鄂尔泰、公丰盛额、讷亲、内大臣海望先后至,同至御榻前请安,出,候于阶下。太医进药罔效欢迎。至二十三日子时龙驭上宾矣。

  资料称到二十二日白天,张廷玉见过皇上,仍未发现病情加重的任何症状。可到了夜半,病势就急转直下,被紧急诏来的王公大臣对此惊骇欲绝,接着御医吿以回天乏力,从病到死如此之快,究竟怎么回事呢?这张廷玉真的在二十二日白天见过雍正吗?

  因官书及清政府公布关于雍正之死的材料过于简单,特别是死因不详。这就使得雍正暴死形成诸多说法,从而这使天子驾崩成为流传至今的历史谜案。今解红楼真情,在自谓主写末世又补记家史的红楼迷宫中,著书人对雍正暴死来龙去脉都作了详尽隐述。

  一、争皇权婆媳动杀机

  要解开雍正暴死谜团,必得了解雍正如何当上天子的。追溯雍正夺嫡登基,是抢夺了康熙嫡孙弘皙的继承权。因而在雍正继位后,康熙曹太妃(史氏老太君)作为后宫之主,力主雍正帝写下传位弘皙的立储秘诏,来作为“正大统”的补救措施。弘皙也因自康熙后期便接受老皇帝精心培养,其治国贤才也备受雍正帝宠信。弘皙自雍正初年不计前嫌以宗侄身份入朝为官,到后来以理亲王首辅军机大臣成为当朝“双悬日月照乾坤”的群臣之首,红墙内部,人们也应预感到雍正要传位弘皙的迹象了

  面对皇权诱惑,雍正的儿子们见父皇要将大位外传能甘心吗?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所异”。第一个皇子弘时(宝玉原型之一),与弘皙是“两姨姊妹”,兄弟俩知心知己。弘时自知皇父江山本属弘皙,因而表现出“混世魔王”的气派,对继承皇位漠不关心。后又因“性情放纵”等而神秘夭亡了。剩下两个同龄皇子弘历(贾环)弘昼(薛宝琴),历史上称雍正对他们一视同仁。然从谜书中可见,弘历属被冷落皇子,却当上了大清皇帝;弘昼属“承错爱”的五儿,不但没有进四大辅臣,竟成为了“荒唐王爷”。

  被冷落皇子如何当上皇帝的呢?俗语“物极必反”。二十多岁的弘历即便是没有当皇帝的雄心,然和他“荣辱与共”的两个女人早就不甘忍受寄人篱下而争闲气的生活了。书中赵姨娘生活原型应该是弘历生母钮祜禄氏。考清史,钮祜禄氏应为雍亲王妃那拉氏“陪嫁女”EDB。其虽生皇子也未被雍正帝册封号,直到乾隆登基当上皇太后才得乾隆给册封。从书中人们对赵姨娘的态度上,也可见被冷落得竟不如丫鬟袭人。尤其是雍正当上皇帝(探春持家),这姨娘来争所谓“闲气”,见他“拉扯”皇侄弘皙,竟不管国舅赵国基“死活”,对亲子“环儿”更是“不需要拉扯”。如此情形除非“赵姨”窝囊,不然为自保也要采取一些行动的。

  于是,“赵姨娘问计马道婆”,钮祜禄氏与富察马氏婆媳两家联合行动,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为“环儿”把这偌大“家业”争到手。

  书中幻笔交待:赵姨娘(钮祜禄氏)与马道婆(富察氏)论起功德来,赵姨娘:“前日我送五百钱去药王(映射雍正)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没有?”马道婆:“早已替你上了供了。”赵姨娘叹口气:“阿弥陀佛!我手里但凡从容些,也时常的上个供,只是心有余力量不足。”马道婆:“你只管放心,将来熬的环哥儿大了,得个一官半职,那时你要作多大功德不能?”赵姨娘:“罢,罢!再别说起,如今就是这个样儿,我们娘儿们跟上这屋里哪一个儿?也不是有了宝玉竟是得了活龙!他还是小孩子家,长的得人意儿,大人偏疼他些也还罢了,我只不伏这个主儿”——一面说,一面伸出两个指头儿来。

  这两个指头即代指排行在二,也可理解为指二人。书中二爷二奶太多了,究竟是指谁呢?当然映射弘皙zXxR。弘皙父胤礽便为二阿哥,弘皙又是胤礽次子。正是为了蒙蔽读者,书中才写了许多“行二”之人。来看这姨娘不伏弘皙什么:“了不得,了不得!提起这个主儿,这一份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谁能把贾家家业搬到娘家去呢?只能是映射传位给弘皙。这当然令赵姨娘不伏了。看这马道婆:“不是我说句造孽的话,你们没有本事也难怪别人。明不敢怎样,暗里也就算计了,还等到这如今?”这利益相关的两个人由试探到讨价还价,赵姨娘露出凶相:“你这么个明白人,怎么糊涂起来了?你若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那时你要什么不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