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嫔妃侍寝的潜规则

作者:浙江在线 来源:中国历史网 2017-07-09 20:48:46 0 0

  敬宗他发明了一种风流箭,用意也是决定侍寝之事。用竹皮做弓,纸做箭,纸中间密贮龙麝末香。后宫妃嫔们聚在一起,敬宗搭箭一射,中箭者浓香触体,了无痛楚,夜中侍寝。当时宫中有俗语:“风流箭中的――人人愿。”

  五、“托梦自荐”法

  聪明的嫔妃也会很巧妙地向皇帝自荐。而“托梦自荐”法的发明者是宋真宗妃子李宸妃。话说李宸妃原本是侍候章献太后的一个小宫女。

  有一次,宋真宗偶尔经过时想要洗手,李宸妃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巴结地端起盥洗器具前去服待。皇上见她肤色润美,就与她聊了起来。她趁机对宋真宗说,昨晚忽然梦见了一个羽衣之士,光着脚从天而降,对我说:给你生个儿子。而此时的真宗正为没有儿子而犯愁,听了李宸妃的话之后,挺高兴地说,我来成全你吧!李宸妃因此而得幸,果然于隔年就生下了皇子。

  六、“姐妹引荐”法

  有时嫔妃之间也会相互引荐。历史上利用“姐妹引荐”法得益的典型案例要数宋高宗赵构的生母韦妃了。

  话说赵构生母韦氏,18岁时以处女之身被选进了端王(即后来的徽宗)府,成为端王赵佶宠妃郑王妃(即后来的郑皇后)的一名侍女。因长得高大丰壮、肤色发黄而难以勾起赵佶同志的性趣。不久她结识了一位同为服侍郑王妃的乔氏宫女,这位乔氏妹妹呢,生得是身形优美、娇小玲珑、肌肤白嫩,不过在粉黛如云的后宫,当时同样没有引起赵佶同志的注意。她们两人情同手足,因耐不住寂寞而搞起了同志恋,并约定:“先贵无相忘”。后来,端王成了徽宗,乔美人终于得幸于微宗而成为贵妃,便向徽宗推荐韦氏,但徽宗望着身边这位相貌平平却说不上丑陋的女子,着实表现不出性致。直到一年的中秋节,喝得酩酊大醉的徽宗,来到了乔贵妃住处意欲再次临幸乔美人,乔贵妃趁机让韦氏蒙混上床,品尝了一生中第一次而且也是她与徽宗唯一的一次男女之欢(有传闻在靖康之难后韦氏随徽宗等北上被金人凌辱生子)。可以这么说,没有乔妹妹的引荐,韦氏就不可能得到宋徽宗的临幸,就不可能有康王赵构(即后来南宋皇帝宋高宗),也就可能没有南宋王朝的延续(因为在靖康之难中,宋太宗名下后裔除了赵构成为漏网之鱼,其他男性们全部当了俘虏被弄到遥远的东北劳动改造去了!)。

  七、“皇帝误幸”法

  有时,帝王的糊涂加上宠妃的任性,会闹出所谓误幸之事。上面提到的徽宗临幸韦氏,可以说是在乔贵妃的帮助下借徽宗酒醉而成就了韦氏,也算是徽宗的误幸之事。然而,早在西汉时期,汉景帝也干了一件类似的事情。话说有一夜,汉景帝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愿侍寝,就把自己的侍者唐儿打扮一番去见景帝。景帝喝得酩酊大醉,真假莫辩,以为唐儿就是程姬,一番恩受缠倦之后,便使唐儿怀孕了。

  八、“以词述怨”法

  有的嫔妃得到陪睡的机会纯粹是歪打正着。“以词述怨”说的是元顺帝淑妃程一宁的事情。程一宁是元顺帝时的七贵之一,是“位在皇后之下,而权则重于禁宫”的宠妃。传说,她是以歌哀怨宫词得幸的。程一宁在得宠之前,怒愤颇多,时常在夜深人静之际,登楼倚栏,唱出词意哀怨的宫词,唱得音语咽塞,情极悲怆。有几次,恰好被元顺帝听见。顺帝深受感动,对人说:“闻之使人不能不凄怆,深宫中有人愁恨如此,谁得而知,盖不遇者亦众也。”于是,就驾车往程一宁的住所去了。

  九、“铺宫焚香”法

  明代后宫,每日天渐黑时,嫔妃所住的宫门前,都挂起两只红纱笼灯。皇帝临幸某宫,则该宫门上的灯卸下来,表示皇帝已选定寝宿的地方。于是,负责巡街的宦官,传令其他各宫均卸灯寝息。失意的嫔妃们只得灭掉希求宠幸的红纱笼,明晚再重新挂上。

  明代皇帝第一次临幸嫔妃的住所,要铺宫,由宦官将房间装饰一新,该承幸的妃子也要有相应的装饰。皇帝临幸之所照例焚香,香气异常,其用意有宫词道出“参于鼻观气非清,脉脉遗芳媚寝情。雨迹云踪易牵引,莫容轻露上空明。”一次,崇祯皇帝来到一间便殿,觉得有团异香浸入心脾,心怦怦直跳,问近侍这是什么东西?回答是:“圣驾临幸之所,例焚此香。”崇祯叹息道:“这是皇父、皇兄所以活不长的原因啊!”于是,禁用此香。

  十、“翻牌悬灯”法

  清代嫔妃侍寝与各代不同,不再是皇帝亲自登门。清代皇帝自有一套制度。每日晚膳时,决定哪一个妃子当晚侍寝。每个妃子都有一块绿头牌,牌面上是该妃子的姓名。备晚膳时,敬事房太监将十余块或数十块绿头牌放在一个大银盘中,谓之膳牌。皇帝晚膳用完,太监举盘跪在皇帝面前。如果皇帝没有兴致,则说声“去”。若有所属意,就拣出一块牌,扣过来,背面向上。太监拿过此牌,交给另一位太监,这位太监专门负责把将要求承幸的妃子用背扛到皇帝的寝所来。出于清代皇帝高度的戒备心理,防止妃子中出现刺客,妃子必须裸体裹着被子到皇帝寝所。清帝召幸妃嫔,照例在门前倒悬红灯,在行宫也是这样。宫女们入宫时梳辫子,一旦被召幸并获得名号,就要把头发盘上去。

  实际上,皇帝打算跟哪个后妃、宫女发生性关系是很难受到“礼制”约束的,而且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当然还有所谓的“进御制度”之外的实际做法,最主要的是召幸和行幸两种。行幸的做法是像晋武帝司马炎在“羊车”内让嫔妃们陪侍,召幸就是皇帝把后宫里的嫔妃叫到自己的寝宫里侍寝。

  唐代诗人王建的《宫词》之四十五中就曾写道:“丛丛洗手绕金盆,旋拭红巾入殿门。众里遥抛新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皇帝向宫女群中抛掷橘子,抢到的人便可以承欢,也就是说得到陪侍皇帝的赏赐。有点抛绣球点女人的意思。

  掷橘子选嫔妃也罢,抛绣球点女人也好,都不过是帝王们寻欢作乐的招数。有的宫廷受此启发建立了翻牌子侍寝制度。但由于事关帝王们的喜厌好恶,再加上帝王们手中握有无限权力,因而这种翻牌子侍寝制度有时候也是形同虚设。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