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振甫家族简介 辜鸿铭和辜振甫是何关系?

作者:山南慕北 来源:中国历史网 2017-07-12 19:48:23 0 0
辜振甫

辜振甫
  辜振甫出生鹿港辜家,是台湾五大家族之一,政商关系微妙,被喻为早年鹿港红顶商人。辜振甫与辜家同族政治立场不同,他认同“一个中国”,并藉此促成“九二共识”、“汪辜会谈”,这是他一生最辉煌的业绩。
  辜振甫家族
  由辜显荣打下基础的辜家曾为台湾五大家族之一,历经清代、日据时期、战后国民政府三个时期都有良好的政商关系。辜家于鹿港的故居已改成文物馆。
  辜振甫的续弦夫人严倬云,是中国近代著名启蒙思想家严复的孙女,亦是台湾望族士绅林熊征的外甥女,由于来台为林熊征奔丧,方有缘和辜振甫结识,幼年已随姑姑和蒋家往来(其姑姑是蒋宋美龄的姐妹淘),亦曾和蒋经国长子蒋孝文之妻徐乃锦轮流担任台湾基督教女青年会理事长,1992年被任命为台湾中华民国妇女联合会总干事,他们育有两子三女。长女辜怀群嫁与胡其龙;次女辜怀箴嫁与华夏海湾塑胶公司创办人赵廷箴之子赵元修;幼女辜怀如嫁与嘉新水泥创办人张敏钰之子张安平。长子辜启允在2001年去世,妻谢载庆,次子辜成允为实质接班人,妻侯天仪,育有一子一女。
  辜家是大贵的大家族,在台湾有着显赫的地位,从辜显荣到第二代的辜伟甫、辜振甫,再到第三代的辜濂松,均是社会名流,可谓三代风流。不过辜家却是一个政治理念不一、甚至相反的大家族。除辜显荣为日本人做事而被称为“汉奸”外,他的幺子辜宽敏是个忠实的“台独”分子,辜振甫与辜濂松则是国民党的忠诚党员与红透半边天的红顶商人。一个曾在日本统治下、依靠日本人发迹的辜氏家族,在台湾光复后,辜家不仅没有衰落,反而再度辉煌,成为当今台湾最具实力的政商大家族,实属少见。
  辜显荣是日据时代政商亨通的社会名流,也是一个被称为“汉奸”的有争议性人物。他的幺子辜宽敏早期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台独”分子,也是一个颇有争议性的人物。
  辜宽敏,出生于1926年,这时辜显荣已62岁。父亲去世时,他才12岁。辜宽敏生长在一个富有的大家庭,少年时代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但一直热衷于政治活动,特别是“台独”活动。在台湾大学读书时,他就曾任学生自治会会长。台湾光复后不久,他继承家族的红糖事业,到日本进行红糖外销,并定居日本,结识了不少日本政要与商界名流,包括曾活跃于日本外交界的牛场信彦等人。
  辜显荣在日本留下不少遗产,特别是房地产,也由辜宽敏继承,后来房产因开发工业区而被日本政府征收,辜宽敏一夜之间成为巨富。这些钱成为他在日本从事“台独”活动的本钱,也因此成为在日本搞“台独”活动的核心人物之一,并曾出任“台湾独立联盟”委员长。
  后经台湾“调查局”局长沈之岳长期地下情报工作的积极争取,1972年,辜宽敏一度回到台湾向蒋介石“投诚”。1978年,辜宽敏还从日本回台参加台湾第六任“总统”就职大典。此后,他经常往来于台湾与日本之间,从事生意业务。他代理“日产”公司参与台湾大众车厂投资计划失败后,在台北市仁爱路百龄大厦设立私人事务所。1981年,辜宽敏创办《台湾春秋》月刊,但因发行量太小不久停刊,也赔了不少。目前辜宽敏的事业有荣星花园与隆昌企业,还有荣晟建设与耀星投资公司,以经营房地产为主。
  但辜宽敏始终没有放弃“台独”的理念。在80年代后期“台独”活动开始公开化、并日益猖獗后,辜宽敏又重新投入“台独”活动。他几乎把所有分得的家产与经营事业赚到的钱都花在搞“台独”上。他认为“台独”不仅是一种理想,也是对台湾人民的一种“回报”。他曾说:“过去‘台独’,现在‘台独’,将来也‘台独’。”
  他也一直支持具有“台独”性质的台湾最大的反对党民进党,并于1995年加入民进党。1996年初进行的台湾“总统”大选中,他慷慨捐助,大力支持民进党正、副“总统”候选人彭明敏与谢长廷。同年底,他进而成为刚从民进党中分裂出来的“台独党”“建国党”的顾问。
  但辜宽敏的子女却远离政治,专心于商场。他的长子辜朝明出生在日本,在美国长大,拥有柏克林大学政治及经济系学士、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是一位金融专家,曾任美国纽约联邦储备局的国际外汇专家,后被日本野村综合研究院吸收,在此工作9年,成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经济审议会中第一位受邀参加的外籍顾问,同时是日本政府物价审议委员会与国际经济合作委员会委员。1996年,辜朝明在受到李登辉的接见后,在一篇文章中讲李登辉比他的爸爸还“台独”,引起一阵轰动。
  辜显荣的六子辜伟甫也曾是社会名流。辜伟甫与辜宽敏均是辜显荣的日籍太太所生,是台湾光复初期的知名人士,在世新学校创办时,与同父异母的哥哥辜振甫同为学校董事。当时辜家在商界最具实力的并不是后来走红的辜振甫,而是大弟辜伟甫,其财力与政商关系远在辜振甫之上。但在辜振甫前途有转机后,辜伟甫将事业转移给辜振甫,退居幕后,全力支持五哥在事业上的发展,充分显示了辜家的团结精神。
  辜伟甫热爱文化事业,曾创办荣星合唱团,后又于1968年创办颇有影响的荣星花园。“荣星”取字父亲辜显荣字“耀星”而来。随后,他也一直活跃于商场,更多的是支持五哥辜振甫的事业,较少在外露面。1982年9月,辜伟甫去世。但他生前主持掌管的荣星花园与隆昌企业竟负有大量债务,一个曾显赫的大家族成为大众的债务人,让债权人大感意外。
  在辜显荣众多子女中,辜振甫是最为出众与最活跃的一位,也是辜家第二代最为显赫的一位。辜振甫,字公亮,是辜显荣在52岁时与“查某娴仔”(陪嫁丫环)所生,排行老五。辜振甫自幼聪明伶俐,加上辜显荣老来添子,格外喜欢这个儿子,四岁就请了前清秀才及英籍英文老师,教育培养儿子。每天清晨五时,辜振甫就起床背四书五经,读英文。
  辜振甫也颇有语言天才,英文、日文相当不错,还会台语、广东白话与上海话,对他日后的事业很有帮助。
  父亲去世时,辜振甫正在台北帝国大学(台湾大学前身)政治系读书,年仅20岁的辜振甫继承父亲大部分产业,成为7家公司的董事长。两年后,大学毕业,辜振甫辞去所有公司职务,将家产交由几位兄弟管理,由母亲陪伴赴日本深造,在东京大学研究财政和工商管理。辜振甫还半工半读,在日本糖业株式会社做基层办事员,磨练自己,3年后回台。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正式发表投降书,也宣告了中国8年抗战胜利。日本天皇尽管宣布投降,但在台湾的日本军人不甘失败,与台湾士绅许丙、林熊祥、辜振甫等组织“台湾自治委员会”,试图通过“自治运动”谋求台湾独立。年仅28岁的辜振甫被内定为“总务部长”。但这个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台独”计划很快就遭到破产。
  当国民党接收大员到台湾后,辜振甫潜逃香港,以撰文写稿谋生。风头过去后,辜振甫回到台湾,不久有人向当局密告,辜振甫等人的“台独”活动行迹败露。结果,辜振甫、林熊祥、许丙等被列为“台籍战犯”,于1946年6月被起诉。7月29日,台湾省军事法庭宣判:“辜振甫共同阴谋窃据国土,处有期徒刑2年2个月;许丙、林熊祥共同阴谋窃据国土,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这成为辜振甫人生历史上极不光彩的一页。
  对于这一段往事,辜振甫于1993年5月10日在“立法院”质询时讲,他被关不是因叛乱的罪名,事情起因是日本战败、“国军”接收台湾前,有日军军官问他是否成立组织维持治安及在有关涉及“台独”的文件上有他的名字而引发的。
  据当时参与接收台湾工作的当今台湾商界红人陈重光回忆:“早在1946年2月间,即台湾光复不久,刚完成接收任务的‘台湾警备总部’突然发出一份‘战犯逮捕令’,下令逮捕许丙、辜振甫、林熊祥、简郎山、徐刊泉等台湾著名士绅,逮捕的理由是这批士绅在日本投降前夕,曾与日本帝国殖民政府的少壮派军官密谋聚会,阴谋搞台湾独立运动。”
  不过辜振甫仅坐了1年7个月的牢,就被释放出狱。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段牢狱经历,辜振甫与林熊祥成为患难之交,出狱后不久,这个板桥林家的林熊祥将自己的外甥女严倬云(大思想家严复孙女)介绍给辜振甫,从此建立了林、辜、严的姻亲关系,揭开了辜振甫人生的新的一页。
  辜鸿铭和辜振甫的关系
  辜鸿铭是辜振甫的伯父。
  东园镇长新村辜炯成老人80多岁了,辜炯成说,八世祖辜礼欢随父亲辜宗赴台湾省后,转马来西亚拓展,曾任英属马来西亚半岛甲必丹。礼欢生八子,其中安平从小送回祖国大陆,读书中进士后,在林则徐幕下任职,后转调台湾,是辜振甫的曾祖父,而享誉中外文化学术界的国学大师辜鸿铭就是辜振甫的伯父。
  1924年,辜鸿铭曾应堂弟显荣的邀请去台湾讲学。由此可知辜姓在台是从八世祖辜礼欢到台算起的,显荣和辜鸿铭属于惠安辜姓的第11世,振甫属12世。接着他从衣柜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红色的精美盒子,盒子里是他平时搜集到的、一些关于他和辜振甫的信件和关系到辜氏家族的书籍。那些信件早已发黄,但老人至今还珍藏着。
  辜炯成称,父亲辜淑如(辜捷恩)是辜振甫的启蒙老师,振甫三岁始,就在自己家里接受私塾教育,辜捷恩是举人,又是辜显荣的同姓和同乡,学生们私底下称他为“同先生”。一本台湾出版的辜振甫传记,有详细记载。“‘同老师’从不迟到,留给学生印象最深的是头戴瓜皮帽,手中握着水烟袋和打手心的竹鞭。说话时乡音浓厚,但读书时却字字精准。同老师给辜振甫的汉学和儒家教育,种下了他喜爱中国文学和崇尚儒家学说思想的种子。”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