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宗:一心向往娱乐圈的皇帝

作者: 来源: 2019-08-10 09:27:29 0 0

 关于北宋,印象中一直是一个经济发达而政治软弱的朝代,直到读了《君臣》这本书,特别是书中提到的张载的“橫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下子让我在心中对北宋多了—个“大气”的标签,可以说把历代士大夫追求的修齐治平又拔高到了—个全新的高度。那么片子哥不噤会问为什么印象中文弱的朝代,却能产生这样的思想呢?徽宗初登场宋朝之前,宰相权力较为集中,容易形成权臣当政,如果皇帝用自己信任的同姓叔侄,容易跟他分权;用外戚,外戚掌权容易威胁皇权;用宦官,宦官敢搞废立;都不用藩镇割据,打压藩镇外患又出来了,故而皇帝不好当。

宋朝之后,通过分化相权,皇权权利集中,然而明朝两大劣政诏狱、廷杖,清朝跪受笔录甚至汉族大臣连称奴才的资格都没有,权力的天平不断向皇帝倾斜,故而臣子不好当。只有宋朝特别是北宋出现了君臣一盘棋,所以名相辈出,文化繁荣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后周武将出生的赵匡胤,因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当了北宋的开国皇帝,作为一个“逆袭”上位的皇帝,他当然怕他的成功被人复制,所以他给北宋定下了个治国的基调-重文抑武”,具体就是给文官权力,打压武将,军队不再由个人掌握改由中央掌握,文官和武将相互制约,并且武将不能长期担任一支军队的领导,要定期轮换上阵。

好处当然是自宋朝开始,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出现过靠篡位当皇帝的大臣了,坏处当然就是有可能将不识兵,兵不识将,军队战斗力不高。同时,赵匡胤还给大宋定下了组制不得杀土大夫及上书言事的人,所以宋朝即使出现过“乌台诗案”和“车盖亭诗案”,却从没有出现过明清时代因为“文字狱”,而被杀头或者灭九族的事件,这可以说是历史上最早的民主政治然而当大家都可以上书言事,而且说对说错我都不没有太大责任的时候,面对同一件事情就可能出现非黑即白的对立声音,于是皇帝想做成做好一件事就变得很困难,于是党争就出现了。

北宋的党争始于宋神宗熙宁变法又称王安石变法,为了搞成变法司马光给王安石总结成了“三不足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员不足恤”,尽管这句话是反对变法的旧党司马光强加给新党王安石的罪名,然而管中窥豹可见王安石的决心之大,此时新党胜。结果变法未成,神宗挂了,9岁的宋哲宗登基,此时高太后垂帘听政,立即把贬官在洛阳编写《资治通鉴》的旧党司马光叫了回来,开始清算新党,恢复旧法史称“元祐更化”,此时旧党胜利。8年后高太后去世,哲宗开始亲政,立即把新党干将章惇叫了回来,实施元丰新法,此时新党又夺回了胜利。

然而好景不长,沉溺于美色的哲宗只亲政了7年,25岁就英年早逝了。这里我还是想多说几句,如果北宋给我们的印象是文弱的话,那么哲宗亲政的这7年,应该是北宋历史最铁血的7年,他重启河湟之役,收复青唐地区,并发动了两次平夏城之战,迫使西夏向宋朝乞和,简直一雪前耻,做成了前几任皇帝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值得大书特书哲宗英年早逝,死的时候没有诞下子嗣,皇位理论上只能从哲宗的哥哥弟弟中选择。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尽管哲宗的父亲神宗生了14个皇子,而老大至老五、老七、老八、老十全夭折了,而哲宗本身是老六,也就是只能从他弟弟老九、老十一、老十二、老十三、老十四,5个人中选一个。

于是一帮朝臣就在向太后的组织下开始讨论这个问题,先是宰相章惇说话,他说:“母以子贵,如继统,应立先帝同母弟简王”,也就是立老十三“简王”,因为他跟哲宗是一个妈生的而向太后开始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哲宗本身由朱太妃庶出,再来个皇帝又是朱太妃所生,那她的后宫一把手之位难免不保,所以向太后坚决不同意既然简王不行,那按照长幼有序的原则,则应当立老九申王了结果大家都笑了,因为老九因目疾而成独眼龙,所以帘子后面的太后发话了,那就该十一子端王了,这就是后来的宋徽宗赵佶。

然而,想到端王平日里的举动,整天踢球、写字、画画、跟名妓勾勾搭搭,宰相章惇大喊一句:“端王轻佻,不可以君天下”,这句话注定也就成为了章惇,命运转折走下坡路的开始。而日后一流的艺术家、未流的皇帝宋徽宗也就此登上了皇位的历史舞台。顺便说一句,当年端王的封地在广东端州,结果作了皇帝的徽宗认为是这块封地给自己带来了幸运,所以一高兴就把他的封地端州改名了肇庆,也就是喜事从这里发端之意,这也就是今天广东肇庆市市名的来源。

未流的政治家初登帝位的徽宗,执政根基不稳,不得不和保守派向太后共同处理政事,此时新党又遭打击。一年后,向太后归天,徽宗终于可以独掌朝政了,然而面临的形势却仍然是新旧两党整天斗来斗去。应该说没有哪—个皇帝登基就一心只想做个昏君的,少说也要烧上三把火吧,徽宗也不例外,从他取的年号就能看得出。“建中靖国”建中也就是要调和各党之间的矛盾,建立中正之道,靖国也就是使国家安定然而当他发现自己那点政治手腕根本调和不了时,于是一年后就改年号为“崇宁”,也就是崇尚熙宁变法,旧党保守派又遭打击,新党再次咸鱼翻身。

折腾来折腾去,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然而能够结束党争的,要么好人彻底压倒奸人,要么奸人彻底压倒好人,很不幸徽宗遇上了后者。因为艺术家出生的徽宗,骨子里始终改不了艺术家渴望个性自由的习性,于是三把火的政治热情烧完后,管他党争不党争,反正政事交给官僚系统,自己还是去搞自己喜好的艺术。交给谁呢?当然要交给自己赏识的人,哪些人会被徽宗赏识呢?当然是跟他的爱好相同的人,所以我们看到踢蹴鞠的高裘,一脚鸳鸯拐,结果前后不到七个月就从苏轼家的小吏(笔者注:古代官是通过科举而考取的有编制政府办事人员,吏却是官宦之家招聘的负责文字工作的临时工),官至正二品朝廷大员,简直快到史书都来不及记下他的前半生经历。

然而“奴才好用不管用,人才管用不好用”,关乎国运兴衰为国选才的大事,本应按老祖宗赵匡胤一手完善的科举制度(笔者注:科举选拔官员创立于隋唐,宋太祖赵匡胤总结隋唐科举经验,对科举制度进行了完善,一是把殿试制度纳入科举考试的常态;二是确立了三年一次的三级考试制度,自此科举成为读书人唯一进入仕途的渠道也被元明清所继承,直至1906年慈禧宣布停考科举)来开科取士,到了徽宗皇帝这里就一度被废除了17年,选人用人改成了依靠个人喜好的察举制,结果只会让溜须拍马、钻营投机者获利,真正的精英却被埋没于世间,须知用人的不公是最大的腐败,社会政治只会是万马齐喑所以我们看到北宋六贼——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朱勔、李邦彦横空出世,这些人无一例外活跃在徽宗一朝,这些人无例外是徽宗身边的近臣,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大奸臣,然而沉溺艺术的徽宗却是不问也不知窗外事,甚至被奸臣骗的团团转,苦不堪言的百姓终于揭竿而起,北方宋江和江南方腊相继起义,社会更加动荡不安,终于招致“婧康之耻徽宗在艺术上的成就,第三部分会详细谈,这里好奇宝宝片子哥直怀疑徽宗是不是追求完美的处女座,因为他在许多艺术领域,他的造诣可以说是登峰造极,片子哥特意去查发现不是的。

然而靠一个国家去满足一人之喜好,是艺术的幸事,却是百姓的劫难,于是我们看到了“玩物丧志”的徽宗喜好太湖石,就要造“括天下之美,藏古今之胜”的艮岳,还专门成立运送江南山石花木的运输队"花石纲”,搅得民不聊生、家破人亡,直接逼出了方腊农民起义。喜好美色,后官的美色已经不足以满足他的兴趣,还要跟京城名妓李师师爱的死去活来,结果历史上最能生孩子的皇帝诞生了,54岁寿终的徽宗一生共生育80个孩子(笔者注:共38个儿子,42个女儿,其中有6个儿子和8个女儿出生在金国做俘虏期间)。

有人总喜欢把徽宗和南唐后主李煜放在一起比较,因为他俩都是万事皆能独不能为君的艺术家皇帝,结果李后主被北宋赵匡胤所俘而灭国,徽宗被金太宗所俘北宋从此灭国,真是历史总是以惊人的相似而重演,这就是一个未流政治家宋徽宗流的艺术家徽宗一朝,黎明百姓是痛苦不堪的,然而却是艺术上大鸣大放的时代。前面谈了,艺术家皇帝徽宗一度废除了人才选拔的科举制,却别出心裁地创立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艺考制度,将画学作为科举升官的考试范围,并成立了宫廷画院—翰林书画院,去年因《国家宝藏》而走红的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就是徽宗创设画学的产物。

除了艺术皇帝,徽宗更是个虔诚的道教皇帝,他自封自己为教主道君皇帝,把道教定为国教,并整理校勘道教经典,编成了我国第部全部刊行的《道藏》——《政和万寿道藏》,也就是道教经典集成。道教以清淡为美,最不爱雕饰,所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道家的思想溶入了徽宗血液,道家的审美深入了徽宗的骨髓,徽宗舍弃了白瓷彩绘的雍容,独追求“雨过天青云破处”的素雅,于是乎汝窑青瓷出现了。汝窑,徽宗皇帝手建立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官窑,从建立到北宋灭亡只有短短的20多年,而要烧出“雨过天青云破处”的成色在古代那种温湿全靠匠人经验把控的时代,简直可谓难于上青天,所以汝窑有“十窑九不成”之说,留存现世的自然成为了陶瓷界追捧的稀有大咖。

据统计,已知传于现在的汝窑青瓷仅93件,全世界收藏有汝窑青瓷的博物馆不到10家。说完画,说完青瓷,不得不说宋徽宗锋芒毕露、干脆利落的书法瘦金体”。关于徽宗自创的“瘦金体”,宋朝时他是御笔书体文人墨客怎敢轻易临摹,元明清它是亡国书体,怎会有人愿意去模仿,在这种环境之下,瘦金体自然没有出头之日,所以一直到清末民初以后,才逐渐有人开始重视和研习瘦金体。然而长期临习研究者廖廖无几,导致有关瘦金体书法技法的理论论述匮乏,这使得某些有条件临习瘦金体的爰好者,即使有心练习,却苦于找不到门道,得不到指导屡遭挫折而见不到成果,也就不得不放弃,退而成为傍观欣赏者,最终制约了瘦金体的发展普及。

茶来源于药,所以最早的饮茶方法点茶”,就是把茶叶磨成粉末,然后泡水饮用,北宋时候这种饮茶之法已经相当普及,今天的日本茶道仍然保持了这种饮茶方式,其实那是百年后南宋才由日本僧人荣西和尚从天台山带回的。而徽宗的最大贡献是编订了一本《大观茶论》,这是继陆羽《茶经》之后,又一部关于茶叶的百科全书,其中专辟章节阐述了上面提到的点茶艺术。就是一个流艺术家皇帝宋徽宗,关于他的故事可能还有很多,然而附庸风雅只能裱糊其里,却不能安邦定国,艺术上再高的成就也掩盖不了亡国之君的耻辱。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唯有尚武,唯有以强大的国防做后盾,才能使我们的文化表里合一,不然一切只会写在书上,画在纸上,留在人们的追忆中。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